必赢彩票网 > 经济风云 >


[转贴]中国社会暴力的蔓延及其结果(转帖)
中国社会暴力的蔓延及其结果
郑永年联合早报 2009-12-15
  在很大程度上说,权和钱的结合造

就了资本极权主义。从很大程度上说,

中国在很长时间里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

的最大也是最有效的试验地。
  各种迹象表明中国社会暴力正在迅

速蔓延。任何社会暴力至少涉及到两个

以上的社会角色。笔者曾经讨论过中国

权、钱和民三者之间的互相不信任和紧

张关系。不可避免地,社会冲突也表现

在权力、资本和民(老百姓)三者之间。

从这三者间的关系,人们可以发现很多

不同类型的暴力形式,这里要讨论的主

要有三种社会暴力,即权和民之间的相

互暴力、资本和民之间的互相暴力,资

本和权力结合在一起对民的暴力,以及

民对资本和权力的暴力。权力和资本之

间的暴力也会发生,但并非当今中国社

会的主要暴力形式。

  先说权力对民的暴力。权力对民的

暴力是中国社会最主要的特征,几乎是

几千年一贯。因为权力是自我产生的,

缺乏任何制约,不可避免地要表现出傲

慢与腐败。在传统文化中,民一直被视

为是统治者的客体,这种情况到今天也

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变。一些干部及其干

部子弟不仅仅能够利用权力寻租,欺压

人民,而且在和民发生冲突的时候,使

用暴力。在任何现代社会,国家政权是

暴力的垄断者。垄断暴力当然是为了社

会的秩序,也就是现在人们所说的“法

律与秩序”。但是,一旦暴力被腐败官

员所使用,那么就是公器私用。一些官

员或者官家子弟胡作非为,直接或间接

地对人民使用暴力,并且超越于法律之

上:或者逃避法律的制裁,或者用少许

的钱替代法律的制裁。经常有民死于官

员的暴力之下;也有很多的案例,冒犯

干部官员的平民被送入精神病院。

  资本对民的暴力也很为常见。中国

传统社会社会各阶层的政治等级为“士

、农、工、商”。尽管“商”的地位往往

是高于“农”和“工”的,但“商”显然并不

是皇权的基础。在农业社会,皇权的基

础是“农”。因为担忧商人的坐大,皇权

对“商”的阶层一直保持高度的政治警觉

性和压力。这里要指出的是,皇权对“

商”的压力并不是为了“农”和“工”的利

益,而是为了其自身的统治地位。在社

会基层,“商”或者资本阶层对民的暴力

从来就没有中断过。这个传统似乎也延

续到今天。资本对民的暴力当然没有合

法性,这种暴力更多的是表现为黑社会

性质。例如在很多年里,围绕着建筑商

土地开发冲突,发展商经常使用黑社会

暴力来应对民的抵抗。使用暴力的资本

包括私人资本、国有资本和各种类型的

外国资本。劳资冲突频繁发生,并经常

体现为暴力。

  权钱结合对平民的暴力

  更为糟糕的就是权、钱结合对民的

暴力了。数千年传统中,农民起义的历

史可以说是民对权或者民对权、钱结合

体的暴力,这是一种抵制暴力的暴力或

者反抗暴力的暴力。当权和钱结合在一

起的时候,民的生存空间呈现最小化趋

势。权、钱结合对民的暴力及其对这种

暴力的暴力抵抗,也是当代中国最为重

要的暴力形式。在当代中国,权钱的结

合是典型的西方新自由主义经济路线在

中国推行的结果。新自由主义的核心就

是资本利益的最大化和效率的最大化。

资本的这种自然倾向性和中国各级政府

的经济主义相吻合。各级政府把推动经

济发展为最高议程,GDP主义盛行。

在任何社会,资本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倾

向性必然会遇到社会力量的有效抵制。

在中国,因为权、钱两者利益的一致性

,社会很难产生有效的抵制。在很大程

度上说,权和钱的结合造就了资本极权

主义。从很大程度上说,中国在很长时

间里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最大也是最

有效的试验地。一旦两者的结合,暴力

的使用就经常被赋予了合法性,就是说

,权力部门为了和资本分享利益,不惜

动用国家暴力机器来保护资本的利益。

这种权、钱结合而对民的暴力表现得最

为普遍。

  各种社会暴力在迅速蔓延着。这些

暴力的出现也表明中国社会存在着多重

危机。首先是价值危机。权和钱的结合

迅速解体了所有维系社会共同体的价值

。无论是货币的权力化(用钱“购买”暴

力)还是权力的货币化(用权力交换金钱

),社会正义就在这些过程中消失得无

影无踪。对民来说,用暴力抵抗暴力似

乎是唯一的手段。暴力隐含着无奈的复

仇,但也隐含着中国传统社会普遍存在

的社会正义感(所谓的“侠”)。因为权与

钱的结合已经很久,社会群体之间和权

钱的对立往往表现为集体性。这就是为

什么在越来越多的事件上,社会的抗议

声具有高度的一致性。最近的通钢事件

与邓玉娇案上,民总是站在一起,和钱

与权构成对立面。因为社会价值的丧失

,中国社会秩序的基本原则也处于解体

状态。

  最为严重的是法律信任危机。信任

危机和暴力一直处于恶性循环。对法律

的不信任导致人们对暴力的使用,而诉

诸于暴力则进一步加深对法律的不信任

。中国政府多少年来一直强调法制和法

治,经过那么多年的努力,有效地提高

了人们的法律意识。这就是为什么在很

多年里很多人一直在作“依法抗争”。但

是,这并不是说人们就相信法律了。可

惜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法律的

公正性。无论是权还是钱,违法的得不

到惩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对大多数中

国人来说还是一个极为抽象的概念。当

人们不相信法律会给他们带来公正或者

正义的时候,诉诸暴力就变得合理了(

尽管是非法的)。

  暴力蔓延加剧社会整合危机

  社会暴力的发生表明中国社会正经

历着严峻的整合危机。社会信任、法律

、利益互惠和妥协等等都是一个社会的

整合机制。这些因素在失去之后,社会

整合危机自然跟紧必赢彩票网杀号定胆 而来。现在的中国,

精英阶层表现为封闭性,就是说政权失

去了整合社会精英的能力,越来越多的

社会精英被排除在政治过程之外,更不

用说社会尤其是基层社会对政治过程的

参与了。另一方面,资本圈也表现为很

大的封闭性。市场经济的最大一个特点

就是开放性。中国尽管表面上存在着市

场经济,但并没有市场经济所具有的开

放性。庞大无比的国家垄断越来越具有

封闭性。当越来越多的行业被垄断的时

候,没有其它经济主体能够进入了。而

规模较大的私营经济部门也是名不符其

实。要生存,就要和权搞好关系。中国

的领导人对社会整合危机的严重性实际

上是有高度认识的。因此,很多年里,

一直努力使得政策向社会尤其是向弱势

群体倾斜,和谐社会概念就是中央政府

为了多数人民的利益而进行的政策调整

。但很荒唐的是,因为权和钱的既得利

益的阻力,每一次政策调整在执行过程

中都可以构成了对民的一次新的剥夺。

  在任何社会,社会暴力的蔓延都绝

对不是好的症状。社会暴力使得各社会

角色之间的互动演变成零和游戏。如果

暴力的不断发生和升级不能得到有效的

制止,那么就会演变成一次总体性政治

危机。这早已经为世界历史和中国数千

年农民起义史甚至共产党本身革命的历

史所证实。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形势不

容乐观。尽管领导层在努力实行社会改

革,增进社会正义,但面对暴力,有关

部门的主要举措还是暴力。所以,一些

暴力被压制下去了,另外一些暴力又冒

了出来。要真正遏制住社会暴力,就要

从社会正义、社会信任、法治等基础做

起。没有有效的社会改革和政治改革,

这些基础很难建立起来。
必赢彩票网必赢彩票网杀号定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