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彩票网 > 经济风云 >


《沁园春 雪》没有反映毛泽东的帝王思想吗?
《沁园春 雪》没有反映毛泽东的帝王思想吗?
——再与西洋楼主人商榷

为了证明《沁园春 雪》没有反映毛泽东的帝王思想,西洋楼主人(以下简称“主人”)不厌其烦地引用了一通毛泽东早期的读书笔记和“专家考证”。可惜引来引去却成了反证。如若不信,请听主人先生说——
以早年对“豪杰”、“圣贤”的区分与不同评价,来看中年所写的《沁园春 雪》,我们自不难发现,毛泽东在词里论及的中国历史上声名显赫的“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以至成吉思汗”,都只是“豪杰”之士,他们虽有“大功大名”,都“略输文采”“稍逊风骚”,歉(呵呵,应为“欠”之误)于品德、思想,因此,是“办事之人”,而非“传教之人”,仅“一代帝王”,而非“百代帝王”。如此,“今朝”的“风流人物”当是毛泽东的自况。

呵呵呵,这不是不打自招了吗?毛不以陈胜吴广、黄巢、李自成等农民起义的领袖自况,偏要与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和成吉思汗等封建帝王一比高低,且认为自己比他们还要强,这不是帝王思想莫非还是平民思想?

如果说在苟延残喘的1936年毛还只是想做皇帝的话,那么到了羽翼丰满的1945年他已经是踌躇满志了。尤其是通过三年前的延安整风,毛已稳坐中共第一把交椅。当他打下江山入主中南海之后,就开始实现他早年立下的“集豪杰与圣贤于一身”的大志了。著名历史学家唐德刚先生在《毛泽东政权是帝制传统的回光反照》一文中指出:毛氏当国,为回光返照的帝王专制。

在毛一人当国的二十八年中,竟荒唐到全国只有两部法律:一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另一部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宪法在毛时代只是一张废纸,其中一条也没有真正实行过。连那位依法选出的国家主席刘少奇,最后也竟然被红卫兵抓走,失踪了事。一部宪法连个国家主席的性命也保护不了,其为废纸可知矣。

一国无片纸之法,如何治理?那就只有用政策代替法律了。研究国史和党史的都知道,中国共产党长征以前的政策,原是共产国际制定的。长征结束直至解放前后,则是党的中央政治局集思广益集体制定。到一九五七年反右以后,渐渐的则是由毛泽东一手炮制了。到毛生命最后的十年,即文化大革命时期(一九六六─一九七六),毛的片言只语都是法律。由于毛年事已高言语不清,还要透过贴身护士张玉凤和亲侄儿毛远新才能传达于中央政治局,再布达于全国。

中国为当今世界独一无二的古文明大国,五千年来出了多少圣贤豪杰和才智之士。就是共产运动在中国初起之时,也是志士如云,杀身成仁的青年烈士前赴后继。怎么到头来,竟听任毛这么个“打伞的和尚”独断专行呢?其实这也只是社会文化转型的短期现象,在这转型期中,传统的典章制度被玉石不分的全搞砸掉了,新的典章制度还要慢慢磨练出来。毛曾公开说过,我压根儿不相信什么“法治”,只要在《人民日报》上写篇社论,然后推行起来一竿到底,要啥法律呢?他更不相信民主选举。他知道在他自己的经验里,所有的选举都是假的,只有枪杆出政权才是真理。共产党的天下,是解放军打下来的;他的主席,是中央派的,要啥子选举?

毛本质上和陈胜、吴广、刘邦、黄巢、朱元璋、李自成、洪秀全等英雄好汉们是同类,只是由于时代不同,在思想行为上略加点时代色彩罢了。他们的心理状态永远都脱离不了中国式的“做皇帝”。毛对现代人权的认识,实在是连“权力”和“权利”都搞不清楚。遑论其它呢?毛对法律的认识,也停滞在两千年前传统法家的层次。他所知道的法律,只是惩人之法的“王法”和“刑法”而已必赢彩票网。他对现代法理学(Science of Jurisprudence)中的保民之法(保护人民不让恶政欺压,孟子所谓“保民而王”)的基本概念,可说是一张白纸。毛善读中国线装古书,精通中国传统的“帝王学”,尤精于玩弄古法家的权术。他就是靠这一套先天的禀赋和后天的经验,终能在党内压倒群雄异军突起,最后竟能赶走蒋介石而统一大陆。

毛泽东通过七大新党章树立了特殊地位以后,很自然的便发生两项后果。第一便是中国共产党自此以后就变成毛个人的政治机器了,其它党内反毛非毛的派系和个别党员,不是被关被杀和被清出党,就是在党内靠边站(像朱德那样)。第二个后果便是这种极权式的革命政党中的独裁领袖,他的独裁权力是只能上升而不能下降的,同时他的政治特权也没有不被滥用的。这就是麦克斯.韦伯所说的,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化的必然后果。

刘少奇在七大上歌颂毛的领导为完全正确,十一年之后(一九五六年八大期间)又想恭请毛主席下楼休息,可就请不下来了。相反的,他却激怒了这位大独裁者。为着保权卫冕,毛所施展出的不择手段的反击,不但把刘自己弄得家破人亡,几乎也把十亿人民弄到万劫不复之绝境。有的大陆史家就误认为刘有野心,志在提前接班,偷鸡不着蚀把米,而自诒伊戚。海外史家有的讥笑他,木匠顶枷,自作自受。

毛泽东何以不能治天下?

自古帝王多无赖。老实说,毛雄才大略,他真要做起皇帝来,也是一位顶瓜瓜的开国之君,不下于刘邦、朱元璋。不特毛如此,纵是袁世凯、蒋中正,都可做一阵好皇帝,而做不好总统、主席,何也?因为做皇帝,我们已有三千年老样板、老经验、老社会、老底子,你有本领打了天下,南面称孤,依照老样板、老经验来,虽阿斗、溥仪,也可照本宣科。而在袁、蒋、毛那个去古未远的时代,打天下也远比治天下容易。因为打天下只是无赖打无赖,封建残余打封建残余,都有老套路可循。治天下就难了,老样板没有了。你要做总统、做主席,你得向洋人取经;美国式、英国式、法国式、俄国式、苏必赢彩票网杀号定胆联式、日本式,你学得再像模像样,你没他那个洋社会、洋底子,也是要画虎不成画出狗来的。

袁世凯的悲剧,是背着个总统的包袱,去做皇帝。蒋、毛的悲剧,则是背着个皇帝的包袱去做总统、做主席。他们三人,都死不瞑目,只能自叹“壮志未酬”。

主人先生说毛是借《沁园春 雪》向世人公开这样的的志向,表明他要超越历史上所有的英雄豪杰,追求“圣贤”的人格理想,要做“传教之人”,改造中国与世界。而事实已充分证明,他除了把中国搞得一沓糊涂之外,既未成“圣贤”和“传教之人”,也没有实现“改造中国与世界”的宏愿,留下的只是“百代帝王”的梦呓和乌托邦的狂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