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彩票网 > 猫眼看人 >


怀念“贫民窟”
来源:新华网

夜空中已是明月高悬,那轮近乎完美的月似曾相识。在哪里见过呢?哦,想起来了,好象是某年的成都,好象是一个叫做“贫民窟”的地方。



从成都来昆明的第一个“家”,在黄土坡。之前几位领导说,现在条件比较艰苦,但以后一定会好的。黄土坡?一听心里就直打鼓:看来真不是一般的艰苦。到了才知道,新家竟是一栋三层大别墅,还有花园和游泳池,简直爽得了不得,哪象中国大西北那个以贫穷和漫天黄沙著称的黄土坡啊。

这种住宿条件,和我在成都刚出道做新闻时的一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那时,我住的地方被我称为“贫民窟”。那是位于成都南郊的一间破屋,不足10平方米,墙是用砖和土混杂砌成的,里面除了一张旧木板搭成的“床”外什么都没有,而屋顶更是不能给人一丁点的安全感,有雨漏雨,有风漏风。

搬进贫民窟的第一晚,我就有了一种令人毛骨悚然而又屈辱不堪的经历:半梦半醒中,一只硕大无比的老鼠昂首挺胸从我胸口踩过,并且肆无忌惮地大叫着!那声音就像一个作恶多端的恶棍在狂笑!

如今想起,不禁哑然失笑,觉得那真是一种难得的经历。现在住的这栋别墅里还会有老鼠吗?房间是标准的套间,带卫生间,豪华席梦丝,21寸的大彩电,落地窗是淡紫色的,窗外则是大花园和游泳池。老鼠是不可能有了,不光因为那只大花猫的缘故,更因为保姆每天都会来帮我们叠被洗衣、打扫卫生。连只苍蝇、蚊子都不容易见到了。

身在别墅,偶尔想起以前的贫民窟,简直有点恍若隔世之感。

记得一天深夜,久不读诗的我懒懒地倚在落地窗前,翻起了于坚的一本诗集,有首《灰鼠》写得可谓妙趣横生——

不请自来的小坏蛋

在我的房间建立了据点

你在蛋糕上跳舞

把我的书咬得百孔千疮

吓得我从梦中逃出掂起脚尖

从床头摸到书架

担心着被你听见

似乎你正在写作不能打扰

你在暗处转动着两粒黑豆似的眼珠

看见我又大又笨一丝不挂毫无风度……

我可以想象,著名胖子于坚在半夜赤裸着肥硕的身躯跟那只可爱的灰鼠战斗的情景,是多么精彩必赢彩票网呀。诗人比灰鼠更加可爱。

大笑之余,猛然想起有一篇在全国获过奖的散文,名叫《“贫民窟”岁月》,感觉同样有点恍若隔世,好象就是我写的吧。而现在的我,除了格式化的新闻作品外,提起笔竟是什么都写不出来了。

于是,我在无数个夜里拼命怀想那段贫民窟的岁月。

我不应该忘记的:那些日子里我是多么的贫穷,穷到一整天只吃一个盒饭,然后就不停地喝水;我不应该忘记的:那时我是如何的勤奋,白天蹬着脚踏车满城跑抓新闻,晚上挑灯夜战写诗写散文;还有,我不应该忘记的:那位美丽而又平凡的芳邻——曾姐,她虽没什么文化,却给了我这个自诩为诗人的家伙太多的理解与关照……这一切不应该忘记的,难道我都忘记了吗?

夜里,花园里总有着幽幽的花香,和我孤独的身影。我爱散步,在月下。并不想故做清高,可几位同住别墅的主任每次来拉我出去宵夜时,我都是一味回绝。他们颇为不满地出门后,我就会不断地告戒自己:他们都已经是“事业有成”,而我还是个穷小子,正处在人生最艰难的创业阶段,所以我不能像他们那样放纵自己。

于是,我在无数个夜里拼命回忆那篇曾经感动过大量读者的《“贫民窟”岁月》。脑中一篇混沌,我甚至连一个完整的句子都记不得了。我并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我欲哭无泪。

又到中秋。那天的晚餐是在别墅里那个现代化的大厨房吃的,报社领导多数都聚在了一起,外加一个当时还在一线的我。小保姆做的菜丰盛异常,不胜酒力的我很快就被灌得眼冒金星。但说老实话,心里却并无半点喜悦可言,只是头晕,只是腹涨。于是我独自溜到花园里躲了起来,深秋风寒,吹得我脑袋一机灵,一屁股跌坐在草坪上。

此时,夜空中已是明月高悬,那轮近乎完美的月似曾相识。在哪里见过呢?哦,想起来了,好象是某年的成都,好象是一个叫做“贫民窟”的地方吧。那个深夜,落魄不堪的我回到那里时,连午饭都还没吃,当邻居曾姐披衣而起,亲热地把两个月饼塞过来的时候,我不挣气的泪哗地就流了出来。那可真是一种来自必赢彩票网杀号定胆骨子深处的感动啊,必将令我铭刻一生。

然而,这个热闹喧哗、满眼美酒佳肴的中秋节,为何却不能给我一丁点的感动了呢?

一样的月光照临着这座我漂泊的城市,一样的月光下,我在走着自己的路。

是自己的路啊!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我的酒全醒了,那篇不知何时已被删除的《“贫民窟”岁月》猛然闪现在了脑中,每一个句子、每一个细节仿佛都那么的鲜活,历历在目。

作者:温 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