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彩票网 > 原创评论 >


从CS热说游戏文化
阿赛尔

凯迪论坛·文化散论

2005年7月16日

电子游戏已经深入到社会行为的较深层面,在经济领域扮演着“新兴产业、高技术含量、利润丰厚”角色的同时,对人类的巨大影响,恐怕还在文化意味上;这在近年来火爆异常的CS游戏上,体现尤其深刻。

CS游戏是《Half-Life:Counter Strike》(《半条命:反制》)的简称,2000年发行,随后立即火爆于世界,相信喜欢电子游戏的玩家恐怕大都玩过这款游戏吧。我无法估算全世界会有多少玩家在玩这款游戏,但估算中国情况,怎么说也会有超过千万的玩家经常在网上厮拼CS,这其实已经占到了全国上网人数的八分之一强。一款游戏能征服如此众多玩家的心,这在文化现象上看,怎么说也是个奇迹。诸位要知道,这个世界每年可要有数千款新游戏推出的,每一款恐怕都梦想着达到这个境界,但是,至今还没有看到同类型的情况的。拿山东的宽带中国情况来说,该游戏平台上其实安装了众多的游戏后台程序——比如魔兽争霸、三角洲部队、星际争霸等等经典游戏,但是,CS的玩家总数甚至超过了玩其他游戏的玩家总和。这个情况,基本上符合其他国家情况的,我原来在Mplayer服务器上见到的情况也大抵如此。据我了解,更有不少玩家,就是为了玩CS才买了电脑、上了宽带的,可见这款游戏的魅力该有多大。

熟知CS背景的朋友知道,其实这是一款游戏的扩充MOD包(MOD包版本的意思,是指利用原来的引擎开发新的版本,通过对原来游戏人物、场景贴图材质的改变,来实现“画面改变、人物改变、但游戏方法不变”目标,本质上说,因为游戏程序没有改变,所以游戏的操控和机理没有任何改变),并不是一款原创引擎的全新游戏,它的原始引擎是著名的《半条命》(Half-Life)。这款游戏1998年由Valve Software公司推出,故事讲述了一位科研人员在一家生物研究所(黑山研究所)地下研究设施里遭遇生物变异异常而奋力逃命的过程。从游戏的构思讲,这是一个老套的故事,画面也很灰暗、粗糙,加上当时刚刚进入32位时代,引擎能力有限。实际上,这是一款叫好但不卖座的游戏,虽然后来获得了很多的奖项,但是,玩家们对它并不十分钟情。而同时期的《古墓丽影》游戏,则大受青睐,竟然一口气连续出了四代,才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可比《半条命》有名多了,商家也赚了个口袋满满。可是,恐怕连valve公司自己也没有料到,2000年推出的根据《半条命》引擎开发的MOD包扩充版的CS,却大受青睐,以至于很多玩家,恐怕压根儿就不知道这款游戏的原作是个什么样子的,说不定很多大玩CS的人根本就没有玩过《半条命》的。早在valve公司在网上推出CS公测版本的时候,它就开始火爆了,大为惊奇的valve公司,充分利用这一势头,竟然利用公测的机会,在短期内连续把这个公测版本从1.0升级到7.0,这是当年非常有趣的事件,相信熟知这个过程的朋友,一定会记得当时让人兴奋不已的情景的。

CS游戏为何如此火爆,这里面究竟有什么深味,可以让我们思索呢?细说这个话题十分有趣,我认为,这应该是一把研究当代青年人心态的钥匙,通过细说这个话题,大概能够较深地折射出当代青年人在文化上的品位和意趣的,而且,该话题也有很高的社会价值。

团队精神和个人英雄主义完美结合,是当代青年人追求的理想的社会生存境界。我们知道,跟DOOM等早期游戏相比,CS游戏的重大区别是它需要玩家彼此配合才能有较大的取胜可能,并不同于DOOM式(DOOM是一款早期的主视角射击游戏,科幻类,场面刺激而火爆)的“个人英雄主义”——那种单纯的自顾自己的Death match死亡竞争模式。这个由《三角洲部队》游戏首创的团队配合竞争取胜主视角射击游戏模式(此类游戏通称为CTF类游戏),焕发了FPS(主视角射击游戏)类游戏的青春,并因此而让电子游戏兴旺于网络。一般而言,在网络上进行游戏,你所遇见的他人都是活生生的在电脑上操控着角色的人,单纯地进行“你杀我我杀你”的死亡竞争模式,其实很难有持续的乐趣的。但CS、三角洲、彩虹六号等游戏别出心裁地设计了团队配合模式,在游戏中分别规定了不同的身份和装备供玩家挑选,并且需要彼此紧密合作,才能战胜对手。但是,紧密配合不是不需要个人努力,正如这类游戏对个人能力要求十分高一样,即使需要团队精神,但也不能缺少个人的功夫高强,你在团队里如果选择了一种身份,还是需要你充分发挥个人能力将这个身份表演到精湛的地步的。这种“团队里的个人英雄主义体现”,一方面强调了社会性的彼此配合,但并没有抹煞你的个性突出,这正是当今青年人理想的生存境界。

拿CS来说,玩家可以自愿挑选暴徒和警/察身份,然后,再细致地挑选做冲锋手还是狙击手抑或炸弹专家或拆弹专家角色;其后,进入游戏设定的场景,分成对抗的两队,进行公平竞争,由程序进行成绩的自动统计。在这里,每个人的能力均是有限的,其实谁也不可能离开别人而英雄一世的。常常地,我们会在网上看到那些刚刚学会CS的菜鸟级玩家可笑的表演,他们因为过分相信自己的能耐却不懂得配合而每每被高手埋伏干掉,总能给我们留下好多的笑话与传说。或许你的个人游戏能力真得很强——比如你很善于操控鼠标精于射击,但你面对CS里面众多的彼此精密配合的玩家,你就是条龙,也架不住众多的紧密配合的虫的密集射击;而且,谁又比谁真强到什么程度呢。于是,表面上看这不过是七八个顶多30来个玩家在一个虚拟主机上彼此厮杀着游戏,但实际上却在潜移默化中体现着当代社会“忠诚待友彼此配合、他人是自己的财富是自己的机遇”价值观,一起玩乐的朋友们,如何不是这种“哥们义气下因忠诚与配合而取胜”意趣的体会呢。这其实跟很多身在外资公司工作的白领、蓝领们的感受是很贴合的。

忠诚友好,紧密配合,他人不是地狱,是中国社会最缺乏的东西了,在这个弱肉强食、贪官污吏暴/政遍地的社会里,这些意趣该是多么难得的好东西啊。热衷于玩CS的朋友们,大家是不是在取胜之后,变得对作出巨大牺牲的同伴们充满感激与爱戴的感情呢?

精深的技术要求、高度真实的军事模拟和“众人皆平等”的环境,要求当代青年人需要具有崇尚科学民主、不崇权贵、唾弃人神的宝贵品质。CS上无领导、无权威、无迷信、无政治、无宗教信仰和乱七八糟的意识形态,没有了令人恶心的说教和虚伪的利益诱惑,也没有了多少伪善和霸道,有的只是充分的个人能力演示,玩家处在了一种大家身份平等的民主社会环境。当然,彼此的配合能力,正是首必赢彩票网杀号定胆要的方面了。可是,这毕竟是一款军事类游戏,高度真实的模拟,使得玩家不得不利用自己所学到的军事知识,来尽快提高自己的个人水平。

于是,这就要求玩家必须科学地面对游戏,精深地掌握游戏体现的军事知识,逐步提高自己的游戏水平,并发挥自己的天赋,形成自己的个性。

如此,想要做一个超级玩家并为大家所敬重,那么,就不得不铺下身子好好钻研游戏相关的军事知识。拿这款游戏中的武器装备来说,其中的枪械均是高度真实模拟的,从AK到M16、M4,再到AWP狙击枪,都是依照真实的武器模拟,从外形、发射子弹的声响到操纵感都是十分真实的。因为家庭的关系,恰好我打过其中的少部分武器,对此很有感受。比如,AK突击步枪发射子弹时的强大的后坐力和枪口不断上跳的情况,就是非常真实的——何况从子弹射速上,也的确比M4要慢很多的,但其穿透力也的确很强大的;这些,游戏均给与了高度真实的还原。

一个成长为CS游戏的高手恐怕都有此经历:要打好AK,必须学会“压枪”,从点射开始,细心地体会AK那强大的后坐力的节奏,然后在射击中平推鼠标,压住枪口的上跳,使随机的弹洞形成一个可以控制的区域,提高自己的中靶水平。同样的,在AWP狙击枪的练习中,也需要你正确掌握“透镜瞄准(即开镜)和子弹复进机的节奏”,从中体会出来自己独有的经验,然后才能提高获胜的机率——只不过,为了简化游戏,AWP并没有更真实地模拟人本身的颤动和风速等因素的影响,游戏中的瞄准镜里是个静止的画面,瞄准就能击中,“所见即所得”,并不同于更真实的狙击枪情况,否则,要打好AWP,恐怕更难一些。

同时,CS中的玩家身份都是平等的,没有谁可以天然地成为什么领袖,更没有什么“没有什么什么便没有中国”之可笑的荒谬逻辑存在,以便形成它天然的领导地位。谁想牛,一是需要配合别人,平等权利,这便是民主了;二是需要尊重科学,推翻权威和迷信,这便是科学了。谁想当神,幻想着自己左右全局,那只能是痴人说梦,根本就是无知人必赢彩票网的意淫了,在游戏中根本无法实现的。

迷恋于虚拟网络实践自身价值,是当代青年人反抗传统教育教条和糟糕社会环境的充分表现。在CS诸多场景中,最著名的几个经典场景分别是沙漠一、沙漠二、办公楼(office)、火车站,游戏任务也彼此不同,或装拆炸弹的对抗,或羁押与解救人质的对抗,或者是护送与暗杀特别人物(VIP)的对抗。这些,基本上都是国际电子游戏对抗大赛(WCG)CS对抗赛中的官方规定地图。在模拟得十分真实的场景中彼此配合着生存与搏杀,此种乐趣,不是圈外的人能够体会到的。

为何青年人热衷于CS游戏?其实,只要你细心观察就不难发现,CS大军中最多的人,恰恰是那些智商很高但学习成绩并不理想但走向社会却非常成功的一群人。我曾经做过统计,在询问过的玩友中,我发现CS玩家中,高手往往不是什么一类大学中的,其实他们多是二类、三类大学或者是一些早就走向社会并获得成功的精明的家伙们,他们的适应能力很强,差不多都具有较开朗的个性和过人的幽默感。比如,具有较高学历的玩友往往迷恋文字性的攻略,他们经常拷贝攻略然后进行学究式的研究,希望提高自己的能耐,战胜别人,但事实上这跟游泳很相似:你就是满肚子学问,到了水里说不定也会淹死,学问不落实到能力上,在CS中不值钱。更有,这些高材生玩家所努力攻读的攻略,其实大部分恰恰是这些被一类大学淘汰的玩家所写的。

纸上得来总觉浅,人生说到底最终要靠实践来实现,并不可能是读死书的。恰恰的是,正因为我们教育体制的腐朽,才让这么多青年人如此热爱CS的,这种盛况在大陆的中国恐怕具有特别的味道了。更何况,社会现实中的贪官遍地、弱肉强食,也造成了不少青年人通过玩CS逃避现实,实现自己的欲望,这更说明了他们对这个社会的强烈不满。

更有,CS中其实充满了很多细腻的乐趣,圈外人真得很难体会到的。比如,公开的前版本源代码可以让不少超级玩家自己开发场景,诸多自创场景,体现了很深的青年人乐趣。如1.4版本中的“厨房场景”,就非常有趣,像个童话的世界。这个场景中,暴徒和警/察都被缩小成了老鼠大小,相应地,小小的厨房被放大成了巨大的空间,对抗的两队在灶台、洗手盆、老鼠洞和碗架上奔跑,还要躲避电子捕鼠器和老鼠夹子的打击,这太有趣了,可惜,没有成为官方认定的对抗地图,否则,一定会形成巨大的幽默爆笑场面而具有强大的商业价值的,如果在电视台直播这个场景的比赛,该是多么有趣的事情啊。

游戏中暴露出的问题,仍可窥见当代青年的品格污点。比如,游戏世界毕竟是个没有裁判的世界,每个玩家只能依靠个人道德来约束自己,如此,就难免出现恶劣的东西,如做弊横行的问题——使用作弊软件,可以将游戏中的场景透明化,透过建筑物就可以打击别人,让游戏变得不公平。这一直是CS世界中的最大病毒,为此,不得不推出来C-D这种软件限制作弊,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作弊软件也在飞速升级,不断突破C-D的制约。再有,就是游戏语音对话中不断出现的恶言秽语,也让不少玩家大为扫兴。不过,这些情况在逐渐好转,毕竟这是一款团队游戏,公共道德的制约性,让这款游戏具有了很强的原始民主味道,如果你个人品德欠佳,那么虚拟主机者可以把你一脚踢飞,让你滚蛋,无法进行游戏,实现对你的惩罚。

总之,由CS游戏的火爆,透视游戏文化在中国的反映,便可以看到当代中国年轻人的一种品格。至此,我们可以得出粗浅的结论:CS游戏的火爆,并不仅仅是因为游戏做得好,而是因为其中透出了青年人精神的需求,所以他们才如此热衷而流连忘返的。可见,民主科学的因素,正在飞速地进入着这一代人的内心世界,他们不迷恋权贵、注重个人价值实现的同时注重彼此的配合,特别是能够较天性地在内心深处使用着民主科学价值观对待游戏,并因此影响自己的生存状态,必定会影响中国的将来。而我最佩服的,是他们的这种天然性和潜移默化性:或许你认为他们表现的极端自私自负而少有什么社会责任感,但你不得不承认他们跟你存在事实上的巨大不同,且越来越让你觉得不可思议;其实,这正是他们可贵的地方。这是因为,你不过是在用过去的那种“胸怀祖国放眼世界”的世界观来要求他们罢了,其实,你用那种“日本鬼子的残忍对付日本鬼子”方式来进行民主科学启蒙,怎么说,也不过是在“用错误的价值观来推广正确的价值观”的,这本身就是很可笑的。比如,你不应该使用毛式的阶级斗争价值观来宣传民主宪政,那样做效果并不可能理想的。

综上所述,通过对CS游戏火爆于网络的分析,可以窥见当代青年人的精神追求,并由此透出的文化品位,让我们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了这一代青年人的不同凡响。的确,他们是成长起来的一代,大大不同于传统教育下的中国人了,无论怎么说,这都是一个让人感动得好现象。由此,我看好这一代青年人,对他们寄予厚望。

阿赛尔,凯迪论坛·文化散论,2005年7月16日